当券商资产证券化项目还在苦候批文之时

作者:财经报道

  券商苦等批文 基金子公司抢先试水

  本报记者 盛青红 广州、深圳报道

   当券商资产证券化项目还在苦候批文之时,基金子公司在证券化路上已经渐行渐远。

   记者从第三方销售渠道获悉,10日10日,4款由基金子公司操刀的资产证券化项目正式发行销售:上实集团融资租赁2号、基础设施16号淮安经开项目、南通海门城发专项资管(第一期)、基础设施12号重庆合川农投资管,这4款产品均是收益权资产证券化项目。

   记者调查了解到,为了能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上开疆扩土,有的基金子公司还专门成立了资产证券化业务部。“嘉实基金子公司——嘉实资本正在招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负责人,负责资产证券化业务筹备及团队建设。”一不愿具名的金融猎头对记者透露。

   10月11日的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明确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进一步强化对基金子公司的风险控制和违规处罚,注重行业自律。基金子公司要建立科学完善的公司治理,实施有效的风控和内控机制,保持公司规范运作。

  发力收益权证券化

   《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中明确规定,资产委托人可以通过交易所交易平台向符合条件的特定客户转让其持有的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这一条款为基金子公司参与资产证券化预留了空间,而银监会“8号文”则为基金子公司参与证券化创造了机会。

   记者调查了解到,在上述4款由基金子公司设立的资产证券化项目中,金元惠理基金子公司——金元惠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包揽2款,信达澳银基金子公司——信达新兴资管和浙商基金子公司——上海聚潮各占一款。

   金元惠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0月10日正式发行的两款资产证券化产品均是针对企业应收账款之收益权证券化的业务,预期年化收益率高于同类信托产品。据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基础设施16号淮安经开项目”规模预计2亿元,期限2年,预期年化收益率9.8%-10.3%,交易对手是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总公司,募集资金用于受让该公司持有的淮安开发区管委会应收账款的收益权,第一还款来源就是淮安开发区管委会的回款。

   同期发行的另一款产品“基础设施12号重庆合川农投资管”,规模1个亿,期限是1年,预期年化收益率10%-10.5%,资金受让重庆合川农投对重庆市合川区政府持有的应收账款之收益权,用于重庆市合川区部分城镇供水改造项目。

   上海聚潮发行的“上实集团融资租赁2号”产品规模不超过1个亿,期限1年,预期年化收益率9.50%,受让上实租赁拥有湖南省郴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网未来三年5.52亿元租金收益权。

   而信达新兴财富发行的“南通海门城发专项资管计划”规模2个亿,期限2年,预期年化收益率10%,交易对手是海门城发,募集资金受让其持有的海门市政府应收债权之收益权。

   “目前,基金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主要集中在收益权证券化这块,就是基金子公司先成立资管专项计划,然后用募集资金购买资产的收益权。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种模式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资产证券化,无法做到资产出表。”深圳一基金子公司项目经理对记者表示。

   据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基金子公司涉及的资产证券化业务除了企业收益权证券化外,在银行存款资产证券化(以平安汇通日复利存款资产计划为代表,专门投资存款收益权,客户提供银行存单收益权作为投资标的,而子公司募集资金购买收益权,到期后,客户再回购存单)、小贷资产证券化(以万家共赢的阿里资产证券化产品为代表)、信用卡资产证券化业务(以平安汇通·平安信用卡资产管理计划为代表,募集资金购买平安银行信用卡信贷资产)均有所拓展。

  招兵买马备战

   “目光聚集的地方,必将生钱”,这句来自《技术元素》的话,用来描述当前的资产证券化业务再合适不过。

   9月底,央行召开进一步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CLO)试点工作会议,明确让20家参会的中资银行申报信贷资产证券化的试点方案及发行额度,并表示本轮试点获批后会陆续于明年上半年完成发行。

   “相比企业资产证券化,信贷资产证券化规模要大得多,这也是吸引各金融机构参与的诱惑因素。”西部某券商从事资产证券化的人士表示,银行系基金子公司的机会更大。

   “现在顶层在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对基金子公司确实是个机会,并且子公司在监管政策上具备优势。”深圳某基金子公司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来看,很多基金子公司都对这块业务比较感兴趣,但大家都处于摸索阶段,还没形成一套有效的模式。”

   记者从金融猎头人士处了解到,嘉实资本正在招募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负责人,负责筹备资产证券化业务及组建团队等工作,要求有5年以上投行、信托、银行、证券公司等机构资产证券化一线运作经验等,另外上海某基金子公司也在招聘资产证券化项目经理。

   而在招商基金子公司——招商财富的业务规划里,资产证券化业务也被重点提及,在业务规划金字塔的最底层是基础平台业务,主要包括信贷资产转移业务和票据资产转移业务,在第二层则是主动管理业务,资产证券化业务再次列入其中。

   在资产证券化业务领域已颇有一定探索的平安汇通表示,目前公司已有一定的人力在开拓资产证券化业务,这个阶段尚不会专门成立资产证券化业务部门,“现阶段重点还是挖掘平安集团的项目资源。”

   另外,记者从可靠渠道了解到,上海某银行系基金公司正在筹备子公司,主要任务就是承接大股东银行那里的非标债权类业务。“我们公司正在物色资产证券化领域的人才,打算招2个,重点挖掘股东的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上海某银行系基金公司华南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而对于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模式,接受记者采访的基金子公司人士多讳莫如深,一是担忧引起监管层的注意,另外一方面忧虑模式一旦公开就很容易被竞争对手复制。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基金子公司的发展总夹杂着一类“与时间赛跑”的忧虑。“谁都不知道监管层何时会收回基金子公司的优惠政策。”前述深圳某基金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所以我们只能根据市场变化打好每一仗。”

本文由365b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