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

作者:后台教育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参加本报组织的“模拟考试”的“新锐作家班”考生四人,分别是:王晓英,生于上世纪70年代,代表作长篇小说《漏雨的屋子》、小说集《转身是冬天》等;心梦无痕,29岁,代表作《七界传说》、《灭神记》、《七界后传》等;千里烟,网络作家网CEO,出版长篇小说等专著7部;落落,80后青春文学作家,代表作《年华是无效信》、《尘埃星球》、《零纪年》、《不朽》等。

  《举手投足之间》之落落版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晚上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回家收拾过东西,接着她抱怨我,在那里吃过的西瓜皮也不随手扔掉,却放着等她回来处理。

  结束电话前,妈妈说她刚才又买了两个,切好了放冰箱,如果明天我还去的话记得带一些走。

  “很甜的!”她欢喜地说。

  我的妈妈今年五十岁,还未退休,更准确的说是事业女性。白天上班,傍晚回来,在我依然与她合住的时候,固定上演的戏码是在饭桌上用“你得要”和“烦死啦”为主题开始对话。

  她说,餐巾纸不要一抽就几张,那太浪费了。

  她说,女孩子坐着不要抖腿,很不好。

  她说,钥匙放在固定的地方,省得每天早上起来都找不到,然后,她模仿我急吼吼的样子说:“我怎么记得放哪了啊!”

  这时候,我就把筷子含在嘴里,眼睛盯着电视含糊地哼两声“知道了知道了”,内心继续另一部分的旁白:“啰嗦啊!”腿配合地在桌下抖一抖。

  当年的我和当年的妈妈——很长很长的这段“当年”里,我认为她是吝啬与婆妈的代表人物,而自己是象征自由的性情中人,突出表现在用餐巾纸也能用得很豪放,不屑一顾。

  早上在我手忙脚乱地离开家门去学校后,妈妈会稍晚一些走。她要洗了碗筷,将饮用水器的开关关闭——理由用她的话来说“烧一天很费电”,即使我总判断这是小气的标志性行为。最后,再把我脱在门前两只歪七歪八的拖鞋放好,她才关门离去。

  换几辆公车后抵达工作单位,做老师的妈妈在校门前和同事打招呼,红领巾小朋友朝她敬礼。偶尔我打电话过去,听见传达的人拖着长长的声音喊:“毛老师你的电话——”然后是她远远接近的回答:“啊,啊,谢谢老吴!”

  在讲台上给低年级小学生们上课的妈妈,教授语文,曾经也担任过班主任,她在我想象的画面中说“大家要做一个好孩子呀”——揣测得很幼稚的句子,没有亲自“观摩”过她上课的我,无法准确描绘出来。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后,我打开门迎接妈妈过去教授的学生,有女孩子也有男孩子,坐在沙发上被妈妈拉着手一起笑着聊天。我递茶过去,他们站起来说“谢谢”,剥开的橘子吃剩下,皮也放进旁边的垃圾桶。

  一群很好的孩子成长起来,细致、妥当、温和有礼,“我们老师说的,坐着的时候不要抖腿。”

  很容易招人烦的“我们老师”!不过妈妈,你买的西瓜确实是很甜哒,下次还可以再找那个老板买一点。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365b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365bet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