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一家培训机构兼职教书

作者:后台教育

  记者 黎莹婷  每到寒暑假,都有家长[微博]冲着“名师”、“尖子班”、“提分”等诱人名词,将孩子送到一些培训机构去补课、提升,但并不是所有的培训机构都如宣传中那么“有资质”。冯澜是某高校博物馆专业的研究生,曾在一家培训机构兼职教书。昨天,冯澜讲述了自己的培训职业经历,称某些培训机构太“坑爹”。

  从未见过负责人, 一个QQ就把学生送来了

  冯澜第一次涉足培训业,是研二时,通过朋友介绍,与“文彦考研[微博]”搭上了线。

  “就只加了一个QQ,简要告知了对方自己的情况。”这所考研机构开出40个课时共1600元的工资。只是对方开出了条件:不能告知学生自己是在读研究生,要称自己是学校的老师。

  不久就有一个学生登门上课了,而在这之前,她与机构的联系人从未见过面,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签订什么协议。只是每上完十个课时,电话联系后,对方会打钱到自己的账户。

  “这个学生报的全程班共政治、英语、专业课三科,从9月份上到1月份,收费7000元左右,而光是专业课大概交了2400元。”冯澜说,机构几乎什么都不做,就从那个学生的专业课费用中坐抽800块。

  “有一两个名师坐镇,主力都是本科生兼职”

  冯澜说,她还得知,大部分专业课都是老师自己找地方,他们有同学还到乡村基去上过课的;那一届学生中很多课时都没有上满,或者上着上着就没有老师了,被拖很久后又突然换个老师上课。

  “名师、教授、阅卷老师参与教学,这些大多都是噱头,有一两个名师坐镇,打主力的都是本科学生兼职,好一点能有研究生。”前后在新思维、画荻等培训机构有任职经历的孙莉莉说,保守估计中小型的中小学、艺考培训机构有一半都是在读学生兼职。

  如果有家长问起,“老师”都被教以“因为国家规定不能外出补课”为由打诨过去。

  由于门槛低,搞懂的学生都自己开起了培训公司。冯澜的本科同学袁圆,就在学生时期开起了自己的中小学培训机构。而只做暑期培训的袁圆甚至连工商的营业许可证也没有,更别说教育部门的办学许可证。

  市教委:

  查处整治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

  记者昨日查阅重庆市工商局公众信息,注册的咨询公司名称中含有“教育”二字的就达2773家,而在今年3月份有媒体曾报道有2442家,不足半年,重庆工商注册的教育咨询公司就增长了331家。

  近日教委发出通知,截止到9月底,将对全市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进行查处整治。

  市教委称,整治将集中在从事教育培训业务的机构是否具备合法资质;培训机构办学条件是否达标、是否存在安全稳定隐患;培训机构广告是否备案、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现象;收费标准是否按照规定进行备案、是否按照核定标准收费;培训质量是否达到要求、是否存在价高质低现象;是否存在教师与培训机构勾结强迫学生培训现象等六方面进行。

  (文中人物除文雪外均为化名)

  据教育部去年发布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未来5至10年,中国教育培训市场潜在规模将达5000亿。

  马克汉姆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文雪曾介绍,最新投行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教育培训市场在2012年将达到9600亿元的产值,而2008年的总产值是863亿元,短短4年间增长了10多倍。

本文由365b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365bet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