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凯现在想从理科转到工科

作者:后台教育

本报讯 浙江省2008年大学生助学金发放仪式昨天在浙江大学举行。现场接受捐赠的10个学生,每个人都拿到了3000元一年的助学金,可以一直拿到大学毕业。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记者一个个问过去,每一个3000元背后,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辛酸。尽管在接受采访时,这些学生明显表现出拘谨。他们不约而同地要求用化名把他们的故事见报,不愿意过多地和别人讲起他们贫困的经历。但只要讲到学业,讲到未来,他们却有着新一代大学生群体里难得一见的明确和自信。每个人都能清楚地说出自己的近期目标和远期理想。相信以后的人生路上,只要有一点点机会,他们就能迅速成长起来。高考当天父亲出车祸今年6月7日,邹凯(化名)在县里参加高考的第一天,他的父亲在开车去山区送货的途中发生严重车祸,生命垂危。他妈妈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儿子。她顶着压力,一边守在重症监护室里日夜不停地照顾邹凯的父亲,一边装作没事的样子和儿子通电话,鼓励他要尽力发挥出自己的水平。直到邹凯考完了所有的科目,回家路上打电话想跟父亲说两句的时候,母亲才忍不住在电话这头痛哭起来。邹凯说起这段经历眼里就盈满泪水,“好在爸爸还是挺过来了,很快转到普通病房,慢慢在恢复。”邹凯用手指压了压眼眶。这个全靠父亲打工所得来维持的家庭,从此背上了近10万元的债务。面对儿子考上重点大学的这桩喜事,邹家人却无力享受快乐。母亲不想让儿子为难,她四处求助,发誓一定要让儿子上大学。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全家终于凑到了父亲的医疗费和给邹凯报到的学费。邹凯现在想从理科转到工科。“工科专业重应用,将来工作好找。”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邹凯说这话的时候显得特别坚定。五口之家每月1200元过活动物科学专业的宁浩(化名)老家在湖州,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家里还有爷爷奶奶两位老人。前几年父母双双下岗,这个家庭立刻陷入了贫困。父母都没什么文化,找工作非常困难。到现在,宁浩的母亲还找不到工作,只好跟奶奶一起做针线活;爸爸也只能在村里的工厂做做零工,收入非常有限;一家五口一个月生活费不到1200元。靠湖州一位老板每年5000元的资助,品学兼优的宁浩才上完高中。考大学时,宁浩甚至不敢填他最感兴趣的计算机专业,而是选了动物科学专业,“因为读这个专业是免费的。”现在,宁浩已经在大学里找到了勤工俭学的工作来解决生活费用,他说自己已经渐渐喜欢上目前的专业研究项目,将来他要靠自己的实力读研继续深造。妈妈说,吃不起方便面杨静(化名)的专业也是动物学。同样,她在报考的时候考虑到了费用的问题。“不过我觉得挺好的,我很喜欢小动物。”温婉的杨静笑起来露出可爱的虎牙。和男孩子相比,杨静显得非常羞涩。她起先怎么都不愿意接受采访,看到有很多熟悉的受助学生都在,她才答应一起坐下来聊聊。杨静也来自农村家庭,家里靠父母务农的收入作为经济来源。杨静有个大她7岁的姐姐,学习成绩也相当优异,早年在华东师范大学读书,现在已经成了老师。“姐姐读大学,我读中学那会儿是全家最最困难的时候,两姐妹都需要学费、生活费。我记得那时候,我第一次看到同学吃方便面,闻着真香啊,我忍不住跟妈妈要求给我也买一包尝尝。可是她说太贵了,咱们不吃。当时,我就哭了。”杨静说。 本报实习生 章咪佳(本报记者 俞熙娜)

本文由365b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助学金 浙大 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