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初她在东京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作者:全能在线

最近爱上看日剧,因为节奏快,不拖沓。
      绫在东京的20年,是一个懵懂少女长成记。
      片初她在东京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仿佛让我想起了第一次来到北京西单时那种感觉。我观察每个经过西单的北京大妞的打扮,看他们高挑的身材,她们脸上自信的笑,他们身上繁杂得恰到好处的配件以及大包小包的欢天喜地,那会,我会从西单沿着长安街一直往东走,经过天安门,想找一家小店买一张北京当地的电话卡。
      那时候只是一份实习的工作,虽然坐落在东三环西大望路附近,且是一份时下年轻人比较吹捧的互联网公司的编辑工作,但是我很早就知道,在这里生活只是徒有其表。当时借住在两位姐姐租的房子里,她们已然在北京打拼多年,却依然节俭。
      那个夏天,我们是在第一届快乐男声的呐喊声中度过的,姐姐们比我长几岁,却也对自己的偶像非常执着,我们当下就分成了三个阵营。每天晚上,姐姐们买菜做饭,我洗碗,没过几日,因为我每次洗碗用洗洁精太费了,于是姐姐还是自己揽下了洗碗的活。
      在北京的日子,除了出入高大上的写字楼,仿佛和北京没什么关系,我们的生活水准可以像在国内任何一个二三线城市。所以后来结束实习要离开的时候,我也是一脸懵懂,知道大城市好,但并不知道每天挤不上公交有什么好。但是西单那些明晃晃的大长腿和成群结队谈笑风生的北京大妞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后来又读了三年书去了上海。
      刚到上海的时候,也是暂住在两个姐妹家,第一天我就去办了上海的交通卡,然后找了一间出租屋。在浦东,都是和我一样的年轻人,有些人选择合租,有些人选择去人才公寓,前两年无疑是艰难的,信用卡真是一种伟大的发明。
      上海的繁华似乎和我们开始有点关系了,每个周末我们都会出去拍照,有时候拿单反,有时候拿胶片,那时候还盲目追求过过期胶片,过一两周就去美好的长乐路上洗照片。经济独立让我开始喜欢上上海。

      大约在八年后,我因为工作原因再一次回到北京的时候,机缘巧合住在金融街上,离西单很近。那会我在北京住了半个月,每天吃完饭会踱步到西单,有时候也会坐车去我以前工作的东三环转转。我再一次站在西单的人流里,我看到了西单建筑的陈旧,看到了北京学生党穿着校服穿过人行横道,看到百货楼一层旅游团熙熙攘攘,老佛爷的东西似乎也不贵了。我想,我可能是来了一个假北京。

      没有绫刚开始的欲望蓬勃,我似乎在每个和她相似的阶段都比她更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我觉得绫是单纯的两维形象,她并不立体。
      从刚开始的被物欲支配的小姑娘,到后面为了迎合社会的价值观所努力做出的改变,我很怀疑她是否真的知道自己的需求所在。对于她的个体来说,除了衣品长进了,她始终停留在20年前那个刚来到东京的无知少女,全程展现的都是“蛤?怎么会这样”的尴尬脸,如果说从刚开始因为害怕贫穷和落魄所以甩掉初恋搬离三茶情有可原,后面所展现的情感和姿态并不像是一个在东京打滚20年的人所应有的面貌。换句话说,她保留了她对于物质追求的初衷,以及最原始的对于人和环境的善意。
      人没有因为环境的塑造变得更老练,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20年后,当她站在东京的街头,不知道她是否和我一样看到了东京平凡的一面,然后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爱上的是这样的东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陈缓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365b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