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青年相声演员在台上如此跟观众逗着趣

作者:全能在线

原标题:100块门票撬动千万融资,线下喜剧“笑”着挣钱

文/王滚滚

“其他什么地方能让你只花120块钱,就可以看这么多人演节目,还能逗你笑啊?”

在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南大街上的“嘻哈包袱铺”里,一对青年相声演员在台上如此跟观众逗着趣。台下,七八十位观众围坐在一张张四方桌旁,就着干果盘儿喝着茶,在周日的下午来这里听2个小时的相声。

而这段台词,正好一语道出了诸如“嘻哈包袱铺”这样的小剧场所具备的基本特征——票价不贵,节目丰富,还能互动。

在这个主打相声和曲艺的小剧场里,来看演出的除了亲子家庭,更多的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这与“掌柜”高晓攀所代表的年轻派相声似乎不谋而合,也应和着“嘻哈包袱铺”的标语:越听越潮的相声。

近来,这样以年轻人群为消费主力的线下小型娱乐现场纷纷开张。曹云金的线下喜剧厂牌喜聚现场;以脱口秀、即兴喜剧为主的42 play;笑果文化旗下的噗嗤Hub;以及开心麻花在明年即将入住商场的线下空间……

图片 1

当曾经主打线下娱乐的live house接连倒闭,这一批新的娱乐场馆如今正在快速布局。他们有的开在了寸土寸金的shopping mall;有的搬进了城市之外的旅游景区,却依然实现了持续盈利,甚至还获得了资本的追捧,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而这些区别于刘老根大舞台,老舍茶馆,德云社等传统演艺,倍受年轻人追捧的新娱乐,又究竟新在何处?他们的运营状况究竟如何?

近日,带着这些疑问,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特别探访了在北京的3家娱乐现场,来看一看“笑”究竟是一桩什么样的生意。

“你可能是娱乐圈的大腕,但你不是商场界的明星”

今年7月开张的喜聚现场,藏身于北京合生汇商场一层一处400平米的空间里。一进门,没有普通相声剧场的八仙桌大碗茶,取而代之的是墙上的涂鸦、头顶的铁索,一派美式街头风的景象。

说起创建喜聚现场的初衷,负责人王晶京想起了曹云金早期带着团队在北京城其他剧场演出时的场景。“我们那时候一礼拜演四场,金台夕照的会馆两场,老舍茶馆两场。”她对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说。

在茶馆演出的时代,王晶京观察到,老舍茶馆每天晚上会开设接待旅游团的特别场次,从口技、京剧到相声、杂技,茶馆为表演者提供了一个可以集中表演传统艺术的平台,这样的形式也受到了游客的热烈追捧。

但由于场地在面积和运营方面的限制,团队无法安排太多场次,演出的规模始终无法扩大。“那时我们就在想,既然咱们也有这个实力了,为什么不自己做一个呢?”

图片 2

于是,从2016年开始,曹云金和王晶京就萌生了自己运营线下实体剧场的想法,并开始跟各家商业综合体进行洽谈。

王晶京认为,之所以选择大型商场进行落地,正是因为在从前的剧场模式中,人们在看演出时往往会遇到无处停车、无处吃饭的尴尬,而类似老舍茶馆那样的小剧场也比较小众,很难吸引到圈外更大范围的观众群体。

“把剧场开到商场里边,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根本不需要让人家来找我们,而是我们来找大家了,是我们把剧场搬到人群中了。”王晶京说。

图片 3

王晶京认为,在商场的话语体系里,像丝芙兰、ZARA、小米这样的品牌才是“大咖”。拥有名人的IP,并不代表就可以为商场带来商业价值。“你可能是娱乐圈的大腕,但你不是商场界的明星。”

经过和多家商场的洽谈,2018年,王晶京相中了北京的合生汇商场。在她看来,合生汇具备新潮的气氛与密集的人流,而合生汇也看中了喜聚现场这个项目的文化内涵,双方很快一拍即合。“合生汇的理念叫life park,城市中的公园,是一个特别开放的商业综合体,有很多年轻人和家庭会来这儿消费。我综合判断了一下人群分布,觉得特别适合我们这个小剧场。”

据她观察,开业近半年来,很多来喜聚现场的观众都是相声的新客,通常是在逛商场的时候发现此地,顺便坐下来看场相声。“你说艺术要怎么去推广,不是仅仅吸引固有的粉丝来看你,而是要把平时根本不会走进剧场的人吸引到剧场中来,他才能了解你。”

但剧场走进商场,成本必然不低。据王晶京介绍,喜剧现场包括租金、运营等成本在内,每个月大概需要投入三四十万,整体营收每月有五十万左右。在盈利方面,演出票房占50%,餐饮30%,场租和线下产品各占10%。

所幸,喜聚现场在开业三个月后就迅速实现了盈利。在百元上下的亲民票价下,喜聚现场平时的上座率约为60%,周末则很有可能一票难求。

图片 4

有一回,她注意到一个很特别的客人:“是一个顺丰小哥,背着特别大的包。他自己用大众点评买了张票,然后包往那个座位旁边一搁,听一场相声,90分钟,回家了,挺开心。”

在王晶京看来,到喜聚现场的观众不只是冲着相声来的,目的就是两个字——找乐。

“不论曹云金在不在,任何一个团队,他根本不关心你是谁,他就是爱听,就是来玩的。”

为了维护好线下积累起来的客户,王晶京和团队还通过微信群的方式经营着线下社群。“我们现在有一个400人的群,然后还有无数个临时面对面加的群。在这些群里,可能有人开始分享外卖了,有人开始分享游戏了,我们也会在里面分享一些信息。”

她认为,只有将用户聚合起来,到达了一定的量级,自然而然他们就会有增加演出场次的需求,同时也让喜欢喜聚现场的人们有了“抱团取暖”的地方。

“现在的人多多少少还是孤独的,他们需要这种线上线下互动。很多人可能平时自己朋友不多,但他们通过看相声,就能成为朋友。”

新娱乐的试验室

相比起喜聚现场“美式工厂”的风格,位于华茂广场的42 play则更像一家盖茨比风格的高级酒吧。在进门处的地垫上,赫然写着两个英文单词:“Fun Inside.”

成立于2017年的42娱乐,是由文化产业投资与运营平台CMC华人文化所设立创办的。而在今年10月底开张的42 Play娱乐现场,则是42娱乐的首家形象店,主打脱口秀、素描喜剧、即兴喜剧表演等现场娱乐表演。

在这家被SKP、华贸购物中心、丽思卡尔顿、JW万豪酒店等高端地标性楼群所围绕的独立空间里,你可以在昏暗的桌灯旁,一遍吃着牛排,喝着鸡尾酒,一边看一场更具西方文化特色的娱乐表演。这样的场景,正映衬着42娱乐所提倡的生活方式:Live to play,为玩乐而活。

图片 5

在42娱乐CEO杨玺看来,从万人的体育馆到千人的剧场,业界有不少已经运作成熟的品牌。但在百人量级的娱乐现场领域,已经很久没有新的品牌面世。他告诉河豚文旅“我们认为年轻人需要年轻的东西,所以我们决定在这样的市场范围内,拿出一些新鲜的业态去跟用户接触,来探讨这个东西是不是大家生活方式中想要具备的体验。”

相比演唱会、音乐剧等相对成熟的现场表演领域,杨玺认为,类似脱口秀、即兴喜剧等演出形式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大众的认知还比较陌生。因此,42 play就犹如一个试验场,团队可以在这里探索观众对于百人剧场的消费需求。“和演唱会、音乐剧等相比,人们的心理诉求、消费习惯、所能承担的成本、所要求的服务品质可能都不一样。所以我们想要去探索出来我们自己的发展模式。”

目前,42play的演出团队大概有30人左右,有不少是专职的演员。在42play演出成熟的作品,以后或有机会能够出现在42娱乐参与的剧目、综艺等线上内容中去。“我们就希望42play能够成为一个小的孵化室,很多很好玩的内容能在这里边跟公众得到一定的接触。在这个过程中,新的人,新的内容能够诞生、发展,然后我们再把他们送到更大的舞台上去。”杨玺说。

图片 6

同样具有线下艺人孵化功能的,还有笑果文化位于上海尚演谷的噗嗤hub。在这个集脱口秀表演、主题酒吧、快闪店等各个功能于一体的空间里,年轻潮流人群可以得到更丰富的综合性线下体验。

目前,开业半年多的噗嗤hub每周只做两场脱口秀的专场演出,一场演出的现场票在100-120元之间。在这个可容纳人数不超过200人的空间里,即便一年办100场,也只有两万人参与。通过票房或周边盈利显然不是这个空间的初衷所在。

笑果文化的CEO贺晓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要做成那些赚钱的、盈利的大节目,就必须有这样线下持续的演出。”在他看来,在线下让观众了解他们在做的事,才能更好地反哺线上的节目。同时也为培养、输送新人提供场所,从而实现线上线下的良性闭环。

线下空间盈利窄,文旅项目来加码

而在各家线下娱乐现场还出于运营模式的探索阶段时,已成立十年的嘻哈包袱铺,则早已进入了资本市场,并将目光瞄准到了文旅产业的新玩法。

2015年5月,嘻哈包袱铺获得了宋城国际的A轮融资。两年后,“掌柜”高晓攀宣布,嘻哈包袱铺又获得了光信资本千万元级别的A 轮融资,公司估值过亿。

高晓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嘻哈包袱铺的收益40%来自小剧场演出,20%来自商业演出,还有40%来自线上业务以及艺人经纪。可见,线下剧场仍是嘻哈包袱铺非常重要的商业版图。

图片 7

如今,嘻哈包袱铺在北京的五棵松和交道口各有两家小剧场,团队近100名演员每年演出1100余场,全年平均上座率在50%以上。

嘻哈包袱铺CEO张瑶告诉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北京的两个小剧场的规模都在1000平米左右,在前期投入阶段,就需要四五百万的成本。而每年的运营成本也颇为不菲,仅房租就在200万左右。而由于场次和座位有限,仅靠票房和餐饮的收入,线下盈利的空间并不大。

为了尝试新的盈利途径,在今年7月,嘻哈包袱铺将相声舞台搬进了江苏的同里古镇,尝试在文旅产业寻求发展。

图片 8

“在整体的选址上,当然我们是希望具备两个条件,要不然是成本小一些,要不人流量大一些,所以古镇可能比较符合这两个条件。”张瑶说。“它不像在北京我要租一个地方,需要改造整个剧场,所以他前期投入还是相对较小的。”

嘻哈包袱铺希望,能够通过古镇模式的尝试,让嘻哈包袱铺的品牌在资本的支持下,发展出更多形态的可能性,延展线下剧场的生命力。

的确,娱乐IP走向线下,如何将IP变现,实现运营模式的可持续性,是各家娱乐现场需要正面的命题。在保证线下空间持续运营的前提下,通过走进文旅、寻求资本合作等方式,让此类的娱乐现场走入更多的场景之中,或许不失为线下空间拓宽盈利板块、寻找发展新路径的另一个跑道。

喜欢记得分享朋友圈哟

延伸讨论

你平时会去线下听相声或者脱口秀吗?

更多文章

  • 杨伟东折戟在“阿里化”的路上,下一步优酷何去何从?
  • 最后一片流量洼地?头条腾讯争夺小程序“定义权”
  • “赚的还没保姆多”,补税、剧本停拍、IP降温下编剧生存实录

图片 9

本文由365b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365bet平台 融资 门票 喜剧